OCTYPE html> 挑戰失憶刑警 張譯:這次《重生》演得挺撕裂_悅己網
  • <menu id="ee22g"></menu>
  • 挑戰失憶刑警 張譯:這次《重生》演得挺撕裂

    2020-03-09 16:00:44 來源于:新快報
    《士兵突擊》里的史今、《雞毛飛上天》里的陳江河、《紅海行動》中的楊銳、《我和我的祖國》的高遠、《攀登者》的曲松林……作為好戲之人,

    《士兵突擊》里的史今、《雞毛飛上天》里的陳江河、《紅海行動》中的楊銳、《我和我的祖國》的高遠、《攀登者》的曲松林……作為好戲之人,張譯的演技已備受觀眾認可。而由他主演的首部網劇《重生》也于7日起在優酷開播,此番他將挑戰一名受重創失憶的刑警隊隊長。近日該劇組織媒體提前看片,張譯也接受采訪并直言這次演得挺撕裂。

    挑戰失憶刑警 “我演完也開始各種失憶”

    與懸疑電影《記憶碎片》一樣,《重生》的主人公是一個失憶的人,講述了張譯飾演的刑警秦馳作為“714槍案”的唯一幸存者,在頭部受到重創引發失憶的情況下,堅持與警局同事開展前線刑偵工作,最終揭開真相。

    《重生》是張譯首次出演網劇,他同時擔任該劇藝術總監。當問及秦馳這個角色最吸引他的地方,張譯認為,除了追查案件真相,秦馳還將對自己曾經的人格進行追蹤:“他不知道自己曾經是一個怎么樣的人,是好人還是壞人?這讓我覺得很有意思,這類角色我還沒演過。”

    對于張譯來說,這個角色最大的難點是“失憶”所帶來的:“如果再遇到這樣的角色,我會建議導演不要把所有劇本都給到我,因為當你知道了記憶中的本來面目之后,還要去扮演一個失憶的狀態,是蠻撕裂的。”他更笑言,自己每次演完一個角色之后,這個角色身上的某些特點,會長時間地留在他的身上。這次演完秦馳,也有了與角色一樣的遭遇:“我開始各種失憶,臉盲也越來越重了,記人的名字、記曾經的一些事情,也越來越記不清楚了,所以我現在開始學會寫日記了。”

    演戲需要真誠

    演到觀眾說“他就是秦馳”就行了

    從《重生》前兩集來看,張譯劇中有很多內心獨白,要透過復雜的眼神和內心活動展現角色受創失憶后自我懷疑、被人懷疑、又努力尋找缺失自我的心路歷程。這讓人不禁想起張譯在《我和我的祖國》中戴著口罩依然能征服大家的演技。張譯說,很多人問過自己那個眼神戲是怎么演的,“我也不知道怎么演的,但無論是《我和我的祖國》還是《重生》,內心戲其實本著一個‘真誠’二字就可以了。”張譯更謙虛表示自己是個網劇新人,希望有機會通過網絡和更多觀眾拉近距離,“溝通也是一個學習的階段”。

    雖然外界紛紛夸贊他演技了得,張譯卻感嘆,不同舞臺表演的區別就是對分寸的拿捏,就像開車,開公交車的也能開小車、貨車,可以來回切換,但自己現在切換得沒那么順溜,還有很多地方需要學習。每一個角色對于他來說都是一個新的挑戰。張譯認為,表演不僅僅是一個謀生的飯碗,更是一門需要從業者尊重的學科:“頂尖的藝術一定是有殘忍性的,就像芭蕾舞演員,訓練的時候腳指甲都受傷了,但能夠跳出最美麗的《天鵝湖》。”而對于這次顛覆性演繹失憶刑警,張譯說,演到觀眾說“他就是秦馳”就行了。(記者 梁燕芬)

    關鍵詞: 張譯 重生

    相關閱讀
    色综合青青网
  • <menu id="ee22g"></menu>